贾跃亭本周回国,带着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发布时间: 2017-07-27
乐视汽车要么是贾跃亭上演王者归来的权杖,要么是贾氏生态谢幕的墓志铭。据一个权威信源透露,贾跃亭将于本月底从洛杉矶回京。
AI财经社(ID:Economic-Weekly)
文 | AI财经社 韩佩
编辑 |祝同
承载贾跃亭所有梦想的FF91终于开始路测了。
7月25日,有媒体在美国加州公路上拍到法拉第未来FF91的路试的视频。在乐视网易主5天之后,这则消息或许最能慰藉这位乐视网的旧主。
汽车,如今俨然是贾跃亭生态世界里最后一根稻草。贾老板目前的处境已然证明,这是七个生态系统里难度最大、最烧钱的项目。
与在美路测的FF91相比,作为乐视汽车生态梦的重要组成部分,浙江德清乐视超级汽车工厂的现状显然是冰火两重天。这里是乐视汽车项目国内唯一的基地,如今仍是一片废墟。“两个多月前才刚动工,现在又停在那里了,地基都还没弄好呢,听说是乐视资金不到位。”基地附近一家水泥厂老板张力对AI财经社说。
2016年北京车展上展出的乐视汽车
但显然贾跃亭已经无法顾及这个近乎“荒废”的国内工厂,这位乐视汽车生态的倡导者和筑梦者全然醉心于美国的汽车事业。汽车已然是他的全部了——贾跃亭如今唯一的身份是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
近半个月来,他在公开场合只为汽车站台,不时地在微博上发出自己为颠覆人类历史的超级汽车而努力的工作照,全然不顾评论里喊着还钱的中小供应商和国内摇摇欲坠的“大乐视生态”。
“即使万劫不复,也义无反顾”,当年为造车喊下的豪言壮语,如今成了尴尬现实。
一语成谶
准确来说,贾跃亭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上,这是一家硅谷新兴的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公司。在外人看来,它是乐视汽车的合作伙伴,是贾跃亭的个人投资项目。实际上,它就是乐视造车梦的开端,或许也是结束的地方。
2014年4月,一个由前特斯拉、宝马、捷豹、路虎等汽车行业里的资深人士组成的豪华团队诞生,特斯拉前董事之一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是这家公司的核心技术人物,根据多方信源显示,贾跃亭最初就以个人名义向FF投资了3亿美元,并逐渐成为了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起初,豪华团队的效率极高。在这家公司刚刚成立了15个月时,就对外公布了其首款产品的车尾概念图。2016年1月,FF首次在CES上亮相,发布了其第一款产品FFZERO1电动超级概念跑车,并正式对外宣布和乐视汽车开始战略合作。
在CES 2017大会上正式发布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
“你需要一位像他这样有信念的天使投资人,对于他来说,这并不仅仅只是一次金钱交易而已,他想去改变这个国家的能源天平。”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塔彭宁曾这样评价埃隆马斯克的加入。
贾跃亭恰巧也说过这样的话。在2013年北京的雾霾天下,贾跃亭在一个小会议室里,说服了参与考察立项的那5个人。“使用纯电动车可以减少1/3的雾霾,并且汽车产业百年变革的机遇。基于这些,造车是足够伟大的一件事。汽车业务即使把我们拖垮了,我们也要做。”
然而,这句表达出师必捷决心的话,在四年后显得更为悲壮。2017年1月,贾跃亭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再次重复这句话,只是又加上了一句:“更何况在这个过程中资金问题会得到解决。现在来看,造车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对于FF的联合创始人们来说,当贾跃亭要帮他们投入10亿美元在北拉斯维加斯建厂时,尼克·桑普森或许觉得自己找到了“完美的投资人”。
但事实上,他们猜错了,这个完美投资人的野心,远比FF团队所能预料的都大。
贾跃亭的野心
2016年4月,FF位于内华达州的工厂开始准备动工。同月,国内乐视超级汽车“LeSEE”的品牌名发布,一切都还是欣欣向荣的样子。
内华达州州长布莱恩·桑多瓦许诺若该工厂建成,政府将会承担总额为2.15亿美元的税收优惠和减免,并且补贴1.2亿美元用于北拉斯维加斯工业园基础设施建设的公共费用。他兴奋地预测,该工厂将在未来20年内给地区带来1.3万个直接和非直接岗位,产生7.6亿美元的税收和850亿美元的经济效益。
但很快FF的麻烦开始了。“我们变成乐视的子公司,而不是一个独立运营的个体。”一位FF的员工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采访时这样说道,“FF似乎被用来帮助推进乐视汽车的发展,而不是专注研发自己品牌的汽车,公司作出的决定更像是为了满足贾跃亭的野心。”
曾经在乐视汽车发布会上笑容灿烂的贾跃亭
10亿美金的投资开始缩水,中美公司文化的冲突也开始越来越明显,更直接影响到的是工厂的进展。当时据一位知晓建造方案的线人透露,现场工作“几乎一开始就停止了”。
“完美天使投资人”的野心太大了,2016年11月,乐视的资金链危机开始爆发,FF的进展更加缓慢,还被爆出拖欠工厂建设承包商Aecom工程款。“每月FF只能得到正常资金需求量的10%,只有“1000到1500万美元”,一位员工透露道,但贾跃亭依旧催促团队继续100%照常支出。
FF对外释放出积极的消息,试图缓解投资者们的焦虑,他们表示,第一阶段建设已经完成,明年将进入第二阶段的建设。但至于第一阶段是完成到了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
唯一的希望是正在研发的FF91尽快在CES上亮相。这款介于SUV和MPV之间的跨界跑车,一上线还是为FF获得了不少关注,在接受预订36小时后,FF称其收到了6.4万辆订单,但其中真正交5000美金预付款的其实只有60人。
资金链的危机依然在蔓延,FF工厂继续开始大幅度收缩。在路透社的报道中,一位拉斯维加斯的官员透露,FF的美国工厂将大幅缩减产能,电动车型产品线也将精简,从原来的7款减少至2款。按照这个计划,FF目前的每年的产能低于1万辆,而原先这个数字是15万。
高管离职、资金链危机,FF试图进行10亿美元的融资,但迟迟不见有结果。直到2017年,FF内华达州的工厂彻底暂停,转而寻求代工模式,让FF91尽快上市交付。
纯正的PPT壳子
比起国外还颇具雏形的FF91来说,乐视汽车的国内部分,可谓是一无所有,除了浙江德清的那块地。
贾跃亭的聪明之处,在于为了乐视汽车安排了“两条腿”走路,但成于此,败也于此。在过去的两年中,FF91和乐视超级汽车没有任何实际上的合作和瓜葛。“有时候北京团队会过来,看看我们做什么再回去,但他们却在做自己项目的设计。”英国《卫报》在报道说。
“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起初,汽车的研究全权是FF在做的,乐视超级汽车国内部分仅专注车载互联网娱乐系统的研发。在先后和北汽、阿迪顿马丁尝试发布搭载了乐视车联网系统的智能汽车之后,乐视国内的汽车梦变成了自己造车。
还是有人愿意为贾跃亭的汽车梦买单的。2016年9月,乐视汽车完成了其金额为10.8亿美元的首轮融资,资方主要为旗下英大资本、深圳市政府投资平台深创投、控股、民生信托、以及宏兆基金等机构。
随后,为了乐视超级汽车生态的建立,贾跃亭还连续投资了一系列汽车产业链上的生态公司,布局覆盖了共享出行、汽车电商、后市场、充电桩、车联网、研发中心等领域。
如今他们大多数都缓慢地进行着,易到的股权卖给了韬蕴资本、分时租赁项目零派乐享两年来仅有200辆车在运营,投资的周边公司和乐视的联系渐渐变弱,连原先的掌舵人丁磊也在今年3月宣布辞职。
乐视汽车倒是曾大规模地露过两次脸,一次是2016年4月在上海车展上亮相的Le SEE,一次是2016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上本来打算亮相的Le SEE Pro。第一次时,贾跃亭几度哽咽、语无伦次,而第二次时,他只剩下了尴尬——因为那辆车根本没能到达现场。
至于和北汽、阿斯顿马丁的合作款,一位熟悉汽车的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当时北汽合作款和乐视的关系并不大,只是搭载了乐视的车载系统,销量也一般。而阿斯顿马丁则在贾跃亭“跑路”之后对外称,乐视资金因问题早已退出了合作,原计划投产的Rapid E最终只会生产155辆——仅为当时规划的三分之一。
乐视自己到底有没有造出车来?所有人都在怀疑,没有人外界人士真正的接触过那辆车,汽车之家创始人、车和家CEO李想甚至在微博上公开评论道,“LeSee展示的那台白色的概念车是个纯正的PPT壳子。”
至于德清买下的那块地,李想则猜测,是帮助FF91做后续车型的汉化的。“按照FF91定位和售价,一万辆的年产能反而是个理性的选择。把后续便宜的车型放到浙江工厂来投产,这步棋开始走对了。”在今年2月FF工厂传出产能缩减的消息时,他这样评价道。
国企要救乐视汽车?
乐视汽车在国内最大的动静,只剩下那块地儿了。
2016年8月,在资金链仍旧紧张的情况下,乐视汽车以2.79亿元在浙江省德清县砂村北部拿下了一块约1350.5亩的工业地,计划在此建立总投资额为200亿的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区,去年12月开始动工。2017年4月26日,乐视又一次性拿下6块总共约679亩工业用地,成交总额约1.4亿元。
押注了不少资金,大家都迫切想知道的问题是,乐视的汽车工厂到底建得怎么样。
7月15日,浙江广电新媒体也去实地勘察并进行了航拍录像。根据浙江广电记者传回的视频资料显示,位于德清砂村北部的这片土地,和8个月前动工时来看,并无太大区别——除了土地稍微平整些。
根据莫干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副局长朱国忠的说法,乐视汽车生态产业园于今年年初开始进行场地平整工作。
AI财经社在德清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上发现,近期仅有的两个招标信息,分别是在今年3月进行的“电动汽车涂装件及动力总成生产项目冲压车间建筑安装工程施工”招标公示和结果公告,该项目最终由上海绿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建。
“大概停工一个月了,还在进行土地平整,之前政府为了招商修了路,现在又把路拆掉重新平整成可用的土地。”上述水泥厂老板张力对AI财经社说。
德清县的乐视产业园区
小镇的人消息并不落后,在问及乐视汽车工厂的问题时,他甚至反问,“你是不是被乐视欠钱了?”他见证了这个离他家只有一公里的工厂所有的辉煌和落寞,从最开始奠基动工的大阵仗到现在“办公室”仅剩两三人。
贾跃亭一个人拿下了这个开发区70%的土地,据介绍,位于砂村北部的德清经济开发区共有7800亩,当时乐视规划,汽车产业园的第一阶段用地约为4300亩。这对当地来说,可以起到不小的经济带动作用。
但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显示,乐视共拿下了2029.5亩地,这意味着至少还需要付出剩下50%土地的购买资金。
乐视自身资金告急,融创接手的事情也并无可靠信息,朱国忠表示,目前德清政府还未接到任何通知。但德清当地政府却出手了,根据工商信息显示,今年3月29日,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产生了股权变更,一家名为德清启航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司出资5亿,从乐视手里购买了20%的股份。
据资料显示,德清启航发展建设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为德清临杭公业务管理委员会,这是德清当地另一个主要的工业园区,其对外投资项目仅有两个,分别为上述的德清启航和德清县临杭新农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事情似乎变得更糟。7月24日当天,张力看到有三辆大型卡车将工地上还尚未投入使用的钢材拉走了。
AI财经社多次拨打德清经济开发区和德清临杭工业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电话,却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比手机界的罗永浩都难
截至目前,贾跃亭个人已向乐视汽车投入100多亿元、外部融资72亿元(10.8亿美元),此前乐视联合创始人刘弘接受采访时称,保守估计,汽车未来还需要100-200亿元资金投入。
如今,对于乐视和贾跃亭而言,FF91就是最后的那根救命稻草。业界给这棵稻草不错的评价。李想称,FF91是台真正的豪车。“FF91作为一辆智能电动车,在设计理念和技术呈现上,已经很明显的领先于传统汽车品牌设计出来的概念车了,这个是绝对值得肯定的。”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FF91搭载130kwh电池,最长续航里程608.4公里,拥有惊人的1050马力,百公里加速2.39秒。同时,FF91拥有成熟的自动泊车技术,还具备目前市面上最强开放的电力驱动系统,其续航和百公里加速也都远超特斯拉。
这些参数看起来都不错。Model3的成功挽救了一直在融资、烧钱、质疑困境中的特斯拉,而如果FF91能够量产,那意味着贾跃亭或许也可以迎来一场翻身仗。
马斯克此前在推特上发布了特斯拉新款车型Model 3
但一位对FF91长期关注的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分析称,尽管FF的研发团队实力很强,但是主要是在量产,需要钱和时间。首先,FF91用的一些技术本身就是还没有成熟的,其次,自建工厂后端供应链完善也需要很长的时间,钱是个问题。再次,一般量产前都要测试几十上百万公里,不然FF91的安全性得不到保障,这需要至少一年。
“更重要的是,贾跃亭现在的名声,导致汽车业务招人和融资都比较难。”他评价道,“FF91刚发布的时候,大概是贾跃亭离成功最近的时候了”。
有不少业内人士拿乐视汽车与蔚来汽车进行对比。蔚来汽车是一家从事高性能智能电动汽车研发的公司,由马化腾、刘强东、雷军、李想等人共同发起设立。它与乐视汽车均成立于2014年,融资金额相当,首款车亮相也只相差两个月。蔚来汽车的第一批6台车已交付,而其量产车也已曝光。与乐视汽车相比,蔚来汽车并未选择烧钱式自建工厂,而是量产车型与江淮、长安以合作或合资的方式建厂。
上述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分析说,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自己有很强的汽车产业的背景,这是贾跃亭难以相比的。蔚来汽车和主机厂合作,省去了自己建厂制造的成本,而自建厂的乐视摊子铺得太大,加上融资不顺,所以只好缩减产能、产品线。汽车的专业性强,门槛很高,是一个很难跨界领域。如今汽车界的贾跃亭比手机界的罗永浩处境更难。
几日前,贾跃亭推迟回国,并迎来了宝马i系列之父乌尔里希·克兰茨(Ulrich Kranz)的加入,出任法拉第未来CTO。
他会成为贾跃亭的救世主吗?在过去的两年中,这家公司从业界挖来和离职的汽车工业大咖,都不在少数。克兰茨是否最终也会成为其中一员?至于MAD建筑师事务所刚刚公布的FF未来新园区的设计图,这大概和乐视汽车的未来一样飘渺。
5天之前,有消息称贾跃亭已回京。但公众号“汽车行业关注”向贾跃亭身边人士证实,贾仍在美国。一个权威消息源告诉AI财经社,贾跃亭最快将于本周从洛杉矶抵京。
乐视汽车方面的相关人士回复AI财经社称,法拉第未来与乐视汽车更多的属于战略合作关系。对于乐视汽车的资金和人员数量等方面暂时无法透露更多信息。乐视汽车的造车计划正在按部就班推进,“我们的工资也是正常发的。”
(应受访者要求,张力为化名)
【此文为AI财经社原创,《财经天下》周刊出品】
社长互动话题
你看好乐视汽车吗?
后台回复“群”加入读者俱乐部
精彩文章回顾
共享单车 |无人便利店|万科与融创|资本抢夺喜剧综艺|乐视网新主人孙宏斌|巴马养老经济学|疯狂的音箱|周黑鸭与绝味|贾跃亭孙宏斌王健林的2004|拼多多的模式困局|马云的最高战略部署|乐视债权人|最后的三蹦子|乐视折戟印度|告别王石|凤凰共享单车|所罗门调查|悟空单车|王石谢幕|马化腾朱啸虎互怼|百度外卖掉出第一梯队|狩猎乐视|小龙虾|高考机器人|银联的复辟梦|狗日的比特币|漏洞猎人的黑与白|崔永元,急了|别了,贾跃亭|乐视裁员|百度外卖|创投圈奇葩说|OFO和摩拜|罗永浩|万达电殇|易到出局者周航|非转基因|米粉|易到裂痕|百度新使命

上一篇:【锐观察】江淮汽车:挫折的背后,是蓄势待发
下一篇:最后一页